快捷搜索:  

对话救出甘宇的村民倪太高:一见到我,他就哭了,哭了很久

“我(wo)是(shi)第一到达现场的(de)亲人(ren),看到弟弟的(de)模样无比痛心,现在人(ren)已平安归来精神状态良好(hao),身体状况由医院进一步检查中。”9月22日,甘宇的(de)大堂哥甘立权发微博讲述甘宇的(de)现状,并对(dui)救人(ren)者和网友表达了感谢。

前一天,四川省雅安市石棉县王岗坪乡跃进村猛虎岗的(de)一处山坡上,在地震中坚守水电站而失联的(de)甘宇成功获救。

获救时,28岁的(de)甘宇精神恍惚,裤子和鞋子都烂了,全身布满伤痕。9月5日泸定发生6.8级地震,在关闭泄洪闸后,泸定湾东水电站员工罗永和甘宇一起逃生,但两人(ren)在途中失散,罗永在9月8日获救,甘宇却一直失联。直到地震后第17天,他(ta)被当地村民倪太高发现。

在微博中,甘立权感叹:“平凡人(ren)只做平凡事,相信好(hao)人(ren)会有好(hao)报。”

9月22日,钱江晚报·小时新闻(xinwen)记者采访了救人(ren)者倪太高。

得知有人(ren)失踪十多天

他(ta)两度上山,终于找到甘宇

58岁的(de)倪太高在石棉县王岗坪乡跃进村生活了大半辈子,靠几亩田和十多只山羊维持生计,养活五个孩子。

房子依山而建(jian),背后是(shi)他(ta)打小就熟悉的(de)猛虎岗。9月5日地震来袭,倪太高一家和全村村民都被转移到山下。房子塌了,住不了人(ren),但他(ta)仍惦记家里的(de)那十几只羊。9月19日,倪太高独自回家照看羊,临近中午,恰巧看见两位身穿迷彩服的(de)年轻人(ren)在门前走过,“一男一女,男的(de)三四十岁,女的(de)看起来只有20多岁,急匆匆的(de),拖着步子走,感觉很累的(de)样子。”

倪太高搬出两个板凳,让两位年轻人(ren)坐下休息,一番攀谈得知他(ta)们(men)在忙着找人(ren)。“他(ta)们(men)说是(shi)救援队(dui)的(de),一共10人(ren),有8个还在山上找。有个人(ren)从湾东电站出来,十多天了还没找到。”

倪太高曾当过多年村干部,熟悉山里的(de)情况,他(ta)猜测:“如果这人(ren)还活着,想出来,必定要翻过猛虎岗。”

听说山里有人(ren),倪太高放心不下,第二天早上6点多,他(ta)独自上山找人(ren),边喊边找,走了一上午,但一无所获,“日头升高,又没带吃的(de),到了中午就下山了。”

9月21日早上6点多,倪太高又一次上山。这一次,他(ta)随身带了点食物和水,在山上换了条路线寻找。

资料显示,猛虎岗是(shi)一座险恶的(de)高山,荆棘丛生。“它(ta)可能有两千米高,地形复杂,山上都是(shi)树林、竹子,还有塌方。”在山间,倪太高也有点害怕,上午8点多,当他(ta)隐约听到山顶有怪异的(de)声音传来,他(ta)一度以为有野物出现。“哦哦哦……叫了几次。”倪太高感觉像山羊的(de)叫声。他(ta)朝着声音的(de)方向靠近,爬到山中间,听到一声“救命”,倪太高才兴奋地确信,“那里有个人(ren)!”

“左边还是(shi)右边?”起初,倪太高分不清声音从哪来,他(ta)在山上绕了一圈,才判定对(dui)方的(de)位置。

倪太高回忆说,发现甘宇时,他(ta)夹在两片塌方之间的(de)空地上,“左右都是(shi)滑坡的(de)痕迹,只有中间有一块相对(dui)安全的(de)地方。”

“一见到我(wo),他(ta)就哭了,一直哭,哭了很久。”倪太高说,甘宇看起来很虚弱,精神状况不太好(hao),全身是(shi)伤,“他(ta)穿着一件雨衣,裤子和鞋子都烂了,还湿哒哒的(de)。”

“他(ta)走路有点困难,我(wo)一个人(ren)扛不动。”倪太高给在村里当民兵连长的(de)弟弟倪太平打了电话(dianhua),喊人(ren)来支援,接着他(ta)又给妻子打电话(dianhua),让她(ta)送一套衣服上来。

得知自己救的(de)是(shi)一位逆行英雄

他(ta)高兴又感动:“他(ta)救了更多的(de)人(ren)”

等待支援期间,倪太高搀扶着甘宇离开危险区,“我(wo)一步,他(ta)一步,走得很慢,11点左右才到安全的(de)地方,他(ta)躺下来休息。”

交流中,倪太高感觉甘宇的(de)精神状况很差,“一开始他(ta)说自己在这座山上待了30多天,后面说20多天,再后来又说好(hao)几天,他(ta)自己也搞不清楚。”倪太高听甘宇说,在山里,他(ta)每天就喝山沟里的(de)水,摘野果吃,在树丛中过夜。

下午3点左右,两三拨救援力量相继抵达,“前后有几十人(ren)”。甘宇的(de)堂哥和十余位村民来到山上,他(ta)们(men)砍下一些树枝做成简易担架,将甘宇往山下抬,“走了一公里的(de)路,直升机就来了。”

9月21日下午3点多,甘宇在救援力量的(de)护送下,登上直升机向医院转运。据媒体报道,甘宇被转运至四川大学华西医院接受治疗,目前生命体征平稳,意识清醒。

倪太高后来才知道,自己救的(de)人(ren)是(shi)一位逆行的(de)泄洪英雄。“高兴,又特别感动。”倪太高操着一口浓重的(de)口音说,“他(ta)救了更多的(de)人(ren)。”

9月5日,泸定发生6.8级地震。地震发生时,泸定湾东水电站有十多人(ren),其中有2人(ren)被埋不幸身亡,剩下的(de)人(ren)四散逃生。

封面新闻(xinwen)报道称,慌乱中,罗永看到坝前水位明显上涨,他(ta)判断是(shi)厂房机组因地震停机,必须立即提起泄洪闸门,否则洪水漫过大坝,将威胁下面村庄几百人(ren)的(de)安全。他(ta)顶着滚石冲上大坝坝肩,打开了泄洪闸。

之后,整个电站只剩罗永和甘宇两人(ren)。在往外跑的(de)过程中,甘宇弄掉了眼镜。这时,他(ta)们(men)想到水电站里的(de)发电机还没有停,存在安全隐患,又逆行回到厂房拉下电闸。

第二天,两人(ren)决定自救,但走了很久也没走出去。9月7日,两人(ren)又往外走了二三十公里,甘宇体力不支,选择原地等待救援。罗永则继续往外走,想办法求助。

9月8日上午,罗永通过放烟雾获救,被救援直升机带了出来,甘宇失联,在野外度过了17天。(本报记者 张蓉) 【编辑:孙静波】

小岛康誉:“精绝国”是(shi)如何重见天日的(de)?

空间站与“卡脖子”,中国在警醒中争取“逆袭”

美联储年内第五次加息,鲍威尔讲话释放新信号

日本地方议会反对(dui)安倍国葬:这将强制国民表达哀悼!

一百家子拨御面:老味道挖掘文化新“IP”

对(dui)话丨王岚嵚:渴望有朝一日能身披国家队(dui)战袍

“十四五”老年人(ren)口将超3亿 “老有所养”如何保障?

彩礼中的(de)情理法碰撞:婚姻为何让彩礼“作主”?

为了让自己少熬夜 大学生花6个月时间(shijian)做了一款App

麻烦升级?特朗普及其三个子女遭纽约总检察长起诉

多地力推二手房“带押过户”,有什么好(hao)处?

“及时雨”继续下!国务院连派三批特殊工作组

“神笔马良之父”: 谁说中国没有童话

麦当劳重开基辅门店:重新开业之初将只提供外送服务(fuwu)

干旱致河床裸露 湖北石首保护区打井助麋鹿泥浴

巡天守护三十年:“生命之塔”助中国航天行稳致远

中国空间站即将建(jian)成 三步看中国载人(ren)航天30年

吉林“枪王”教官成警队(dui)标杆:但愿永远没有用枪时刻

甘宇,倪太高,坝肩,救命,水电站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

共有:938人留言! 共有:938人喜欢本文! 点赞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加载中......
发表评论